探访湖南首个“事实孤儿”成长营:16名“事实孤儿”和16名城市少年的心灵“变形计”

2019-08-08 阅读数 142927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成长营里,孩子们开心地参加团体协作游戏“搭桥过河”。

文、图: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 章清清 实习生 雷伊琪

不能提有关父母的话题,不唱任何带“爸”“妈”字样的歌曲,彼此称呼对方为哥哥或姐姐……这是湖南首个“事实孤儿”成长营里的特殊“营规”。

什么是“事实孤儿”?指的是虽然有父母,但因各种原因父母无法抚养和照顾而形同“孤儿”的孩子。在中国,这样的“事实孤儿”约有50万名,而据湖南省民政部门统计,湖南有近20000名“事实孤儿”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对“事实孤儿”了解得并不多。其实,他们的处境比孤儿更为艰难,因为这些孩子处在政策救助范围之外,面临着生存和心理的双重困境。

不过,在社会各界的关爱努力下,“事实孤儿”正逐渐走出被人遗忘的角落。7月10日,民政部、全国妇联等12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并将于2020年1月1日起实施——让“事实孤儿”能够“幼有所养”。

7月21日,湖南省首个“事实孤儿”成长营——麓山少年成长营正式落户长沙市岳麓区坪塘街道太平村并投入使用,通过招募城市少年陪伴“事实孤儿”共同参加营地活动,增强“事实孤儿”的集体融入能力,促进“事实孤儿”心理健康成长。

2019年第一期麓山少年成长营活动已正式启动,16名“事实孤儿”和16名城市少年共同生活7天7夜,从农村到城市的生活“变形计”,会给“事实孤儿”带来怎样的体验,16名城市少年又是如何看待这群新伙伴的?跟着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一起来看看吧! 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城里孩子和“事实孤儿”同吃同住。

冲突:有范儿的“曾有钱”和有脾气的小清

第一次见面,城里孩子“曾有钱”和“事实孤儿”小清就差点打架。

“他们谁也看不上谁。”7月26日,“事实孤儿”成长营志愿者、大爱无疆公益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纪世宏说。

12岁的小清家住长沙市岳麓区,妈妈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,父亲在她2岁时因肺癌去世。大概从6岁起,小清就承担起了洗衣、做饭等家务,每天还要提醒妈妈吃两次药。一旦小清的妈妈发病,村里的人就负责把她妈妈送去就医,小清就寄居到隔壁邻居家或者去小姑姑家住,直到妈妈出院。

“懂事得让人心疼。”纪世宏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他们在小清7岁时就开始关注她,并定期进行陪护和资助。无论什么样的爱心资助送到家里,小清第一个就是要拿给妈妈;村里的孩子骂她妈妈神经病什么的,她就会冲上去跟人打架。

10岁的城市少年“曾有钱”来自湖南新化,后来跟随父母去广东读书,家境优渥。

“‘曾有钱’这个名字是他在自我介绍环节给自己取的。”纪世宏说,实际上,这孩子也不是富二代,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特别,就说自己家“别的没有,就是有钱”。

城市少年出位的表现,让小清格外反感。

“我很看不惯他,一来就显摆,搞得自己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,还说自己真有钱。”小清毫不掩饰地向记者表达她对“曾有钱”的不满。

“她说话总是大声吼,没有礼貌,脾气还倔。”“曾有钱”看小清也是一百个不顺眼。

可关键是,他们俩被分到了一组。

成长营建在岳麓区坪塘街道太平村的一个乡村小学里,三层小楼设置了宿舍区、学习区、图书室、食堂等,主要在寒暑假和周末开展营地活动。

纪世宏告诉记者,在这个成长营里,32个孩子,特意按两个城市孩子、两个“事实孤儿”来配置,每4人一组,分成了8个小组。小清和“曾有钱”正好在一组。

入营前,为了不让身份成为彼此交往的隔阂,体现平等,志愿者老师收走了所有营员的私人物品,换上了统一的服装,并宣布了营规。

营规包括在成长营里不能提父母的话题,不唱任何带“爸”“妈”字样的歌曲,彼此称呼对方为“哥哥”或“姐姐”。

7月26日,在学校操场里,记者看到32名孩子身着统一的营服,在志愿者老师的带领下正在玩游戏。他们叽叽喳喳地玩闹在一起,一样稚嫩青春的脸庞,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“你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他们的差别。”纪世宏说,“事实孤儿”普遍沉默寡言,不善于主动交流,而城市少年明显大胆活跃很多。成长营的建设目的之一,就是希望促进这些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成长。” 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一天活动结束,营员们分享心得体会。

抗拒:想家的小欣,日记上连写三个“不开心”

“我不开心,我想回家。”

12岁的小欣来自娄底市新化县。入营三天,她连续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的字样,引起了老师的关注。

小欣两岁多时,父亲因病去世,母亲随后改嫁,爷爷奶奶成了她的监护人。她形同孤儿,却得不到孤儿享受的社会保障。

志愿者老师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小欣的爷爷奶奶都是残疾人,奶奶双眼近乎失明,爷爷背驼得很厉害,但还是要到外面干零活,以此维持一家的生计。祖孙三代蜗居在一所破旧的老房子里,过得十分窘迫。已经12岁的小欣出过最远的门就是离村不远的小镇上,父爱母爱对她而言很陌生,因此小欣格外自卑敏感。

参加成长营的活动是小欣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出远门,第一次长时间离开爷爷奶奶,她格外不适应。

当记者和她聊天时,小欣的眼睛也总是垂向地面,偶尔说话时才会胆怯地抬头望记者一眼。

“小欣,你写日记,说自己不开心是因为想家吗?

上海快3她轻轻地点点头。

“那你想要的幸福生活是什么样的呀?”

“温馨。”

“什么样子的温馨呢?”

上海快3她羞涩地一笑,摇了摇头。

“是想住大房子,收很多礼物吗?”

“那些我不需要。”这次,小欣坚定地否定,然后又怯怯地说:“我只要快乐。”

“什么事能让你快乐?”

想了一会儿后,小欣说:“跟我的表姐在一起就很快乐。”

在聊天前,志愿者老师提醒记者,最好不要主动跟孩子们提父母,小欣也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关于爸爸妈妈的事。

“这些孩子心理普遍都比较内向敏感,不敢说出内心真实的需求和想法。”纪世宏说,前两天晚上,有个孩子一直哭个不停,志愿者老师几次上前询问,他却不肯开口。直到第二天,老师再三开导,那孩子才说,是因为老师借手机让孩子们给家人打电话时,他恰巧不在,但老师后来也没有再找他。他感觉被老师忽视了,又不敢提,因此哭了。

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也亲眼看到,临近午饭时分,一个脸蛋黑黑的小男孩因为介意小组成员表现不好被老师批评了,伏在桌上偷偷地哭泣,几个老师去安慰都没有效果。“其实老师批评的不是他,但他觉得老师的说话声大了点,无意中好像也受到了伤害。”纪世宏无奈地说。 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康雄向营员们讲解善缘墙,上面有所有捐助成长营的爱心人士的名字和照片。

融合:用心陪伴,让“事实孤儿”不孤独

“实际上,对于‘事实孤儿’的救助,除了经济方面外,更应该去关心他们的心理问题和教育问题。”湖南省首个“事实孤儿”成长营发起人、大爱无疆公益文化促进会负责人康雄对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说,湖南是较早对“事实孤儿”进行救助的省份,“大爱无疆”则是全国较早的一个专门救助“事实孤儿”的公益机构。

“现在,资金资助只占到我们工作内容的30%,70%我们都在关注‘陪伴’。”康雄说,因为复杂的家庭因素,“事实孤儿”的心理问题比起正常家庭儿童更加突出,他们多表现出自卑、孤僻、早熟、好胜、激进等特征,承受的心理压力也是同龄孩子难以承受的,所以,只有陪伴才能帮助他们疏解压力、健康成长。

康雄介绍,志愿者和这些孩子会保持每月有通话,每季度有会面和聚餐,半年组织参与一次这样的成长营活动。目的是要教会孩子们学会独立生活,懂得安全自护的能力,同时,让这些孩子和不同群体的同伴融合在一起,在相互产生的磨蹭碰撞中,学会如何彼此包容和妥协,这是帮助他们以后融入社会的最关键的成长训练。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7天的成长营里,16个城市少年和16个“事实孤儿”要一起完成徒步、劳动、竞技游戏等各种挑战。

7月24日,成长营安排的活动是20公里徒步,本是冤家对头的小清和“曾有钱”依然一路矛盾重重,而他们四人小组里还有两个身体瘦弱的小伙伴,在队伍一度落后的情况下,小清和“曾有钱”头一次放下成见,分工合作,分别照顾另外两名队友,最终顺利完成了徒步活动。

而一度十分想家的小欣,在营地生活的第四天终于在日记里写道:“谢谢老师对我的开导,虽然依然想家,但也感觉营地生活挺快乐充实的。”

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

在营地组织的20公里徒步中,小组成员互相帮助。

“让‘事实孤儿’在营地生活六七天就变成阳光少年,这当然不现实,但我相信,随着成长营一期两期地进行下去,孩子们一定会慢慢发生改变。”康雄告诉记者,来到这个营地的“事实孤儿”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,他希望有更多专业背景的志愿者加入进来,从不同方面帮助更多的“事实孤儿”。

采访最后,小清悄悄地对记者说:“‘曾有钱’虽然很爱表现,但他不轻易改变自己的观点,而我轻易就能被别人影响,这一点我比不上他。我希望成长营结束后能和他做朋友,但不好意思问他要联系方式,万一他不给呢,我不是很没面子。”

“曾有钱”会愿意给小清联系方式吗?他酷酷地说:“你猜!” 

延伸:湖南将于十月底出台“事实孤儿”相关政策

“国家政策出台后,我省立马在全省范围内展开了调研。”8月7日,湖南省民政厅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今日女报/凤网记者,在民政部、全国妇联等12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提出从明确保障对象、规范认定流程、突出保障重点、强化保障措施四个方面完善儿童保障工作后,湖南省已经开始行动。

据悉,湖南将根据调研结果,在今年10月底出台相关政策,具体地落实国家相关政策,从方方面面解决湖南省“事实孤儿”所面临的困境。

上海快3实际上,湖南省委、省政府高度重视困境儿童工作,近年来,建立了由省领导担任召集人,省民政厅等26个省直部门组成的未成年人关爱保护工作部门联席会议制度,各市州、县市区也建立了党委政府领导牵头的儿童工作领导机制。

2016年11月,湖南省人民政府下发《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》。困境儿童保障政策针对困境儿童生存发展面临的突出困难和问题,提出了保障基本生活、保障基本医疗、强化教育保障、落实监护责任、加强残疾儿童福利服务等五方面内容。同时,全面建立孤儿、低保家庭儿童、残疾儿童等困境儿童、农村留守儿童信息管理数据库。自2017年10月10日,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信息系统投入使用以来,共录入702759条农村留守儿童、129848条困境儿童数据。

还是在2016年,湖南在全国率先提出儿童福利机构转型发展思路,制定印发《关于推进儿童福利机构转型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提出分类养育保障对象、将养育范围扩大至困境儿童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儿童福利机构工作等重点任务。这一创新举措,得到了民政部的推荐。

而且,2016年开始,湖南将儿童各项工作纳入对市州党委政府的综治考评,纳入全省绩效考核、民政重点工作评估和人本化、法治化、信息化、标准化、社会化“五化民政”示范创建考评。全省各地将儿童工作列入经济社会发展考核指标,与中心工作同规划、同实施、同督导、同考核。

截止目前,湖南先后出台了《湖南省孤儿基本生活发放与管理指南》《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》《关于认真做好孤儿基本生活费发放工作的通知》等十几个政策文件,健全工作机制,完善工作体系。(文中少年儿童均系化名)

  事实孤儿 变形计 无人抚养儿童 湖南 今日女报/凤网

相关推荐

广西快3 福建快3 江西快3 吉林快3 上海快3 甘肃快3 吉林快3 北京快3 吉林快3 河北快3